文章出處:《商業周刊》第1239期-alive 292
撰文者:王美珍

許多台灣人心中,應該都有自己偏愛的李泰祥之歌曲。「一條日光的大道,我走在大道上……。」以筆者來說,小時候第一次在廣播聽見「一條日光大道」這首快樂的歌就沒法忘記,從此成為月考完跳躍回家時的配樂。長大後,聽了更多李泰祥的歌,例如「你是我的回憶」、「走在雨中」,則讓我懂得人生也有憂傷的雨天。

前陣子,中國大陸藝文人士替罹病的李泰祥發起醫療費募款,款項名稱即為「青春版稅」,紀念一段歌曲為成長養分的青春歲月。

許多情緒,總是有李泰祥的曲子幫你唱出,用一種比你自己說更美的方式。對一些說中文的人來說,這種情緒實在在西洋歌曲裡,沒有。李泰祥以新詩入歌,在中文與音樂世界中,亦是創新獨家。

他的好歌,四、五年級生不陌生。年輕一點的,就得有心去找了。今年,「廣藝基金會」特別重製以李泰祥生命歷程為藍本的音樂劇「美麗的錯誤」,將演出包括「橄欖樹」在內二十九首李泰祥經典歌樂。與李泰祥相識多年、擔任此次編劇的廣藝基金會執行長楊忠衡說,「李泰祥的歌樂有極高的藝術成就。但被瞭解的程度還不夠。」他們希望透過這部帶了舞蹈動作、視覺化、故事化的音樂劇,讓李泰祥的音樂被下一代傳唱。 

李泰祥的民歌乍聽之下完全不同於流行歌曲,但又都能讓人隨時哼上兩句。實則是,這位習古典音樂、有著原住民血統的作曲家,連譜一首短短民歌,也都頃全心灌注他的功力。楊忠衡以「橄欖樹」為例,悠遠異國風便是加入了中古時代的多里安(Dorian)調式(編按:源自古希臘的一種教會音樂調式)。這位音樂家,確實打開了溝通東、西音樂的「絲路」。

因此有人說李泰祥是最早的跨界音樂家。不過他在接受本刊獨家專訪時,以非常確定的字眼寫下解釋:「我認為『跨』不妥,我覺得應該是『融合』。比如:五聲音階代表中國,在鋼琴上再彈一個歐洲的合聲,再運用切分節奏的吉他……。它融合了不同地理性、歷史性,更結合現代。對我來講它不光具有不同的趣味,並具有文化上的各種探索和進一步建立新的傳統。」

此外,一般流行音樂譜詞時為考慮作曲便利,詞多半工整或押韻。李泰祥則喜好為新詩譜曲。這些詩當初並非為曲而寫,長短不一,如同在崎嶇山勢依地形建房,格外困難。然而,李泰祥總能替每一個字找到最合適的音符情感位置。

以羅青詩作譜成的曲子「答案」為例:「天上的星星  為何  像人群一般的擁擠呢  地上的人們  為何  又像星星一樣的疏遠」一把吉他輕輕撥弦,配上絃樂成為一空曠的音場,「為何」的音階陡然墜落,與人感嘆的氣息相似,彷彿是嘆息中的嘆息。而每一個樂句慢慢的延長,像是一個無止境的問號,拋向天與地。更巧妙的是,這曲子運用了歌仔戲音調,在當年一切以中原文化為依歸的時代氣氛下,絕對是創舉。

但是李泰祥不是只會吊音樂上的書袋,也顧及聽者跟唱的需求。他對以詩創作情有獨鍾,「主要的原因是因為篇幅比較短,字少好唱,琅琅上口,容易感動人。我認為詩歌就是應讓大家容易唱才是,如果太長的話很難學。即使會唱,聽的人記不住,那不是白做了?長篇大論的曲子不適合歌。」

他又為何總能將詩的情感詮釋的特別貼切?李泰祥浪漫的回答:「這是天地、宇宙間的因緣。」

李泰祥的浪漫不是說說而已。只要聽到「對」的聲音,就像探險家般卯起來找。歌手許景淳回憶,她二十三歲時和樂團朋友到台中表演,住在老舊的小旅社。沒想到,房間老式黑色塑膠電話響起。話筒一方的聲音竟是:「我是李泰祥。」原來許景淳曾為廣告配唱,李泰祥偶然聽到了她的聲音,不知怎麼打聽,竟追到鄉下旅社電話,講完電話還立刻殺到台中請許景淳唱他的歌,真是一刻也不能等。

這對生命真摯發燙的熱情,不就是李泰祥最可愛的地方?

這股熱情,在他四十七歲罹患帕金森氏症之後,依然燃燒。李泰祥如今已與病魔相處二十三年,小腿和手臂也幾乎變得一樣細。然而他的身體雖然有所限制,創作的心仍像當初那位黑髮青年一樣火熱。別忘記李泰祥的作品不僅有民歌,還有交響樂、現代音樂、電影配樂等等。他也是小提琴家、指揮家,歌聲更能唱到「HighC」(男聲極限的高音,帕瓦洛第等級)。如果音樂比擬為語言,李泰祥就是精通各國語言的天才。今年,他不但為建國百年元旦的國歌演唱編出百人管弦樂樂譜,最近他更與作家張曉風合作,將為環境議題譜寫新曲。許景淳說,由於李泰祥的手會不停會顫抖,五線譜的格子又細又小,要點到正確的位置十分困難。可見他花了多少力氣?

「我現在作息盡量規律,早上起來如果沒有下雨,盡量出去走走。苦的是,活動的範圍有限,等於被關在封閉的空間裡。開刀完,目前還沒能真正開始工作,現在只能做些準備的零星工作。我目前急切想完成的作品是『大神祭』、『濁水溪』、『海洋』等。」以上,是他先寫下的訪談回答。訪談現場,李泰祥坐在輪椅上,仰起頭、鼓起中氣輕聲續說:「我對追求美麗的事物,非常認真。」繼而,他謙虛的淡淡笑了笑:「我還是和嬰兒少年一般,智慧未開。我所知道的只是一點點,離完美還早。」 

【延伸閱讀】採訪後記-心細如繡針  

李泰祥近年因為身體狀況,已很少在媒體曝光。這次他非常難得同意了alive優生活的獨家專訪,認真的他先看過訪綱,由於說話吃力,前一天就以慢慢口述的方式請友人幫忙記錄答案。等我們到了訪談現場,再請記者把紙上的回答一字一句念出來,他邀我們一起聽:「有問題沒有?」

我第一次唸,幾個句子還沒念完,李泰祥提醒:「要照著文章的斷句念。」於是我馬上修正,不能只是念過,得如同唱歌一樣稍有段落語氣之別。念了幾次,李泰祥開始不斷修正細節,直到滿意。  

本文引號中他所說的話,即是由此而來。這些一般人看來差異不大的些微語氣,他得反覆好幾次才定案。 許景淳說:「平常,我們就是這樣練習(歌曲)的!」一個句子,反覆地唱,唱到凌晨兩三點是常有的事。藉由這次特別的訪問,也讓我們意外第一手經驗到了李泰祥的創作過程。他的心像細膩的針,來來回回織成細膩的音符工筆畫。

創作者介紹

美麗的錯誤

美麗的錯誤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